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五庄观强盗猖獗 徒弟分食人参果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重生混元道 作者:鱼泪满江

    第十一章 五庄观强盗猖獗 徒弟分食人参果

    第十一章五庄观强盗猖獗徒弟分享人参果

    周成出得紫霄宫,本待回转青丘山,却忽然想起来自己还要给两位高足带好吃的与好玩的东西。这可愁死他了,太好的东西,现在给了他们也是浪费,太差的东西,又实在对不起两位徒弟离别时那殷殷期盼的样子。

    周成想来想去,正自惆怅,身后却传来一声问话。

    “道友此去何处啊?”原来是那红云与镇元子两人。

    “这不正在考虑应该先去哪里逛逛吗,呵呵。你们这是去哪?”周成应道。

    “道友若是无事,倒不如和我去镇元子这老头那叨扰一番,他有一人参果树,端的一件好宝贝。此果树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前后九千年成熟一次。我也有九千年没有尝到了,道友此番不如同去,此时的人参果正逢成熟之际。”红云笑颜大开地说道。

    “呵呵,也无甚稀罕事儿,就那三十个果子倒也拿的出手待客,道友同去同去。”镇元子也诚心邀请周成去,毕竟相对其他人来说,他们反而觉得紫霄宫听道之人中,眼前这周成更合乎自己俩人口味。

    “这不好吧,不过既然道友诚恳相邀,在下若再多言,倒显得拖沓了。同去,同去,此番倒是要见识下你那开天第一灵根。”周成的心都乐到嗓子眼了,真是愁啥来啥,缺啥人家就送啥,好人啊,好人。

    三人一同上路,互相热情地聊起来,或讲那紫霄宫所听大道,或讲那洪荒中的稀罕事儿。周成此刻仔细观察这镇元子,只见他脸有三绺美髯,貌似童颜,手无兵器,却持着一部古朴的书,上有二个古篆大字:地书。真是好一个有道全真。

    再观那红云,只见他一身红袍,道髻高耸,耳边两绺长发随风起伏,脸色通红圆润,眉目间隐含大善。他也没持什么兵器,只是抱着一个枯黄色的葫芦,正是那九九红云散魄葫芦。周成看别人都拿着东西,自己却无甚趁手之物,倒也不为别的,只是手里有一物持着,终究方便一些。他也不想显摆,似红云镇元子这般他最是不屑,你丫把宝贝全拿手上,小心别人惦记。他在自己的法宝里选了一下,终究拿出来一根拐棍,正是那混沌灵果树的一只虬枝,被他顺手掰下,做了应手之物。

    两人见了周成的拐杖,都不由开怀大笑,口中直呼:“道友此番却是有趣。”

    三人结伴来到五庄观,只见群山青烟缭绕中,一座道观忽闪忽现,待到门前,只见一座巍峨的道观立在半山,山门前青松横卧,灵物往来,端的一好天地。道观大门上方,三个裱金大字“五庄观”

    三人刚一入观,两个小童快步迎上前来,伏地呼道:“恭迎老祖爷爷回山。”这排场不大,却让周成觉着别扭,连镇元子这般人都好这调调,看来这洪荒之人还不是一般的好面子,怪不得以后圣人会因些许小事,大动干戈,做那面皮之争。

    “清风,明月,过来拜见两位爷爷。我欲与两位道长同享那人参果儿,你们取那金击子去后院取上十二个果子,备下宴席。”镇元子真厚道,一下就拿出十二个,也是,他自己肯定吃的不赖了,也不像后来那般,每逢人参果成熟,天地神仙就如那闻着腥的猫一样,蜂拥而至,闹得他不胜其扰。

    周成三人入得席,只见每人面前的玉石桌上都放着一个小盘,一些稀罕灵果,天地灵泉。小盘被一张锦绣山河帕盖着,里面正是四个人参果儿。

    周成与两人推杯举盏,好不安逸。他也吃了两个果儿,端的是好味道,不愧为开天辟地第一灵果,估计只在自己那混沌灵果之下。他也不吃完,吃了两个以后,就作势拿起两个果子朝袖里一推。

    镇元子见状疾忙道:“道友切莫如此,好生享受这果子,等下我再摘几个于你带走。”

    周成心里窃笑,做赧颜状:“哎,非是如此,只是家中尚有两位小徒没人照顾,我想着自己在此好吃好喝,却端地忘记了他们,故才,故才…”

    “哈哈,青莲道友真是姓情中人,端地爱徒如子,等下我便多给你一些。”周成等的就是这句话。听得此般言语,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周成从五庄观出来,想着兜里的6个人参果,真是心怀大畅哈哈。看这镇元子如此识趣,倒也值得交往一番。

    好吃的有了,可这好玩的上哪弄去呢?

    想了半天,周成记起了后世一个著名的典故,随即有了办法,直往那东海一行,随后回青丘山去了。

    回到青丘山,周成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心中一阵满足感,这青丘山可真是自己的家了。周成摇身一晃,瞬间回复他那猥琐的模样,然后拾阶而上,享受下离开了一千年的青丘山旧景。石阶两旁的青松依然古朴有神,怕是如此下去,几万年后,它们也能得道吧。山林间,更是多了许多开了灵识的生灵,而这里面最多的却是那狐狸,众生灵见了这清袍道人,都远远地望着,周成觉得自己快成猴子被别人看了。不过山上人确实很少,就自己与那两个徒弟在,才使得人反而成了稀罕物儿。

    周成走上山顶,顿时感觉一片喧哗传来,正是自己两个徒弟屋前湖上传来的。山顶面积很大,湖泊更是绵延百里。

    周成走过去一看,顿时愕然。只见门前空地上,满满地围着一圈圈的人,有些还不是人,只是半妖,周成悄然走过去,想看看究竟在闹什么。

    “师姐,你太强了,每次都能找到这么强的妖怪,我这牛大志看来又要输了,还是你那犀大头强。”周成一听,便发现那是石忠的声音。

    “嘿嘿,师姐可是一直都很厉害的呀。”

    周成凑近一看,直感有趣,原来众人妖围成的圈子里面,放着一张大桌子,两个妖怪左右分坐,正在掰手腕儿,一头犀牛精渐渐占据上风,对面那青牛精却露出不支神态。想来那两妖怪就是牛大志与犀大头了。

    一阵欢呼声暴起,原来那犀大志已经胜了牛大头,正在接受众人夸赞。

    “看好,看仔细了,赔完这场,下场开始下注,压定离手。”一个白胡子老头一边摇铃一边吼道,正是一只得道化形的九尾狐狸精。

    晕,原来他们在赌博。

    周成见也差不多了,说道:“竹语,石忠,你们干什么呢?没看到师傅我回来了?”

    竹语和石忠开始一愣,然后望人群一看,找到了那个离山一千年的猥琐师傅,顿时扑上去。旁边众妖见到茅屋主人回来了,也齐齐拱手道别离开。

    “呜呜呜,师傅你终于回来了,竹语想你。”周成可以说就是他们最亲的人,虽然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多,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时间的定义不是那么明确的。比如这一千年,竹语与石忠倒是大部分时间花在领悟混沌篇上面了,倒也没感觉时间过了太久。

    “石忠呢?想我了吗?”周成望向两位徒弟,徒弟们又长大了一些,竹语有十三岁光景了,石忠也十二岁冒头的样子。而他们的修为也已经到了天仙境界,应该是对混沌篇有所领悟的原因。

    “师傅,石忠也想你了,他偷偷告诉我的,还让我不要给你讲。”竹语在一旁吐着舌头,接师弟的短。

    “哈哈,你们都是师傅的好徒弟,修为也提高了,没有太过贪玩。你们刚那是怎么回事?”

    “师傅,还不是太无聊了,那无名道诀我们能领悟的也领悟的,剩下的还不懂,我们也没什么事做。平时太无聊了,我们就拉上一群妖怪让他们比试,我和师弟拿出你给的那些个丹药带头作赌资,赢了的人会有些奖品,而下注的人也会有得赚。”竹语把头紧紧地靠着他猥琐的师傅。

    “你们呀,师傅走前给你们留些东西也是防不时之需的,你们倒好,任姓乱用,不过也无甚稀罕,没了就没了。”那些丹药也就是周成随手炼制的,不过他的丹药虽然不高明,但比起那满山根本不会炼丹的妖怪来说,却也是天壤之别。

    “师傅,你有给我们带好东西吗?哼,坏师傅肯定忘记了”竹语开始索要稀罕物儿了。

    “哈哈,拿去拿去,好生服用了,这果子可是师傅穷搜洪荒弄来的。”周成拿出两个人参果,递给两个徒弟。

    竹语与石忠一看人参果,顿时眼睛都直了,那上面散发的天地灵气何其强烈,更有一种浑然的气息在里面,正是那开天时的一丝先天灵气。

    两人抢过果子,也不擦拭,几口下去,两个果儿眨眼就没了影儿,随即又眼巴巴的望向周成。

    “师傅,刚,刚吃得太快,还没尝出味儿,人家人家…”竹语眨巴着眼睛说,摇晃周成手臂的力量也加大了。

    “师傅,师傅,你这什么果儿,吃起来也太爽气了,我真是很想再吃一个。”你看,人家石忠多诚实的孩子,要啥都直接说。

    “哼,小语,你看你咋这么没出息,想要你就直接说吗,你不直接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你想要却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多少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拿果儿来做什么呢?你就直接说吗,师傅有果儿就会给你的吗,如果没有,即使你不直接说,师傅也不会给你呀。”周成存心戏弄下竹语。石忠还在一旁说道:“恩对,对师傅有道理,我直接说了,你快给我吧…”“砰”的一下,一个弹指打在石忠头上,他赶紧闭嘴。

    “呜呜,师傅,你和石忠都欺负我,我不吃了。”晕了,周成一见竹语快哭了,立马拿出四个果子,说道:“去去去,休得再来烦我,全部给你们了,可别浪费了,吃完后找个地方修炼下,吸收下果子的灵气。”没办法,谁叫自己就他俩宝贝呢。

    “哦,对了,这是给你们找的好玩的。”周成顺手扔出几十条锦鲤,黄金闪闪的

    扑腾扑腾地就掉湖泊里了,鲤鱼已经通灵,在水中齐齐回头望向周成。

    “这些东海锦鲤有龙的血脉,但因为天生躯体的限制,不能随意化龙,为师如今放他们入这清平湖,设一龙门于半空。你们以后就表演鱼跃龙门给他们看,当然谁跳过去了,就能化龙,也能得到一颗珍贵的丹药。”周成大手一挥,一个圆圈形法宝出现在清平湖半空。他得到它时,知道它的一个主要功用就是化凡脱俗,现在为了两个徒弟高兴,也就拿出来用了,就当便宜了那些锦鲤。众鱼齐齐点头,环绕着半空的龙门慢游着,似在期待。

    “哇哇,师傅你太棒了,我们一定好好训练它们,恩师傅我爱死你了。”两个徒弟都特别高兴。

    第十一章 五庄观强盗猖獗 徒弟分食人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