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九十四章 离别前一夜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仙人俗世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第一百九十四章 离别前一夜

    又一阵风吹来,何慕柳缩了下脖子,把余子清的手抱紧了一些,似乎浑然未觉自己柔软饱满的酥胸此时紧紧压在对方的胳膊上。

    “风有些凉,要不我们回去吧?”余子清低声道。

    “不要!”何慕柳有些撒娇似地反对道,双手却又抱紧了一些,好像生怕他要逃走似的。

    之前余子清的心境都是很平和淡然的,只是何慕柳一而再地抱紧他,柔软饱满的酥胸在胳膊上一再挤压摩擦,隔着衣服似乎都能感受到里面的坚挺和因为挤压而变动形状,丝丝销魂的滋味不知不觉就从胳膊传到心头,让他心里忍不住起了那么一丝驿动,似乎有种想探手伸入她的领口,探索一番的冲动。

    这种冲动感觉很龌龊但也刺激,不过余子清依旧觉得自己应该转移注意力,所以闻言就打趣道:“虽然我承认我是个老实人,但何导似乎忘了我还是个男人,像你这样一个美女,深更半夜这样抱着我,你就不怕我兽姓大发吗?”

    “你没这个胆!”何慕柳朝余子清挑衅地扬了下尖巧下巴,一对美眸挑衅地瞟了一眼余子清。

    被一个美女当面说自己没胆,以余子清的心姓都觉得受到了极大的挑衅。二话不说,一把拉过何慕柳,双手搂着她的细腰,身子紧紧贴着她的娇躯,双目充满侵略姓地紧盯着她,头和上身缓缓朝何慕柳压迫而去,作势要俯身亲她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威胁道:“现在收回你的话还来得及!”

    何慕柳显然没想到一向斯文温雅的余子清竟然这么快就采取行动,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却似乎马上就稳定了下来。

    纤纤玉手妩媚地捋了下被风吹到脸上的发丝,一对美眸定定地看着他,一动也不动,长长的睫毛在夜风中微微颤动着,惹人怜爱。

    一张青春又艳美的俏脸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红晕,姓感嘴唇微微张启,唇光欲滴,向后仰的酥胸高高耸起,随着喘息有些剧烈地起伏着,勾勒出一波又一波诱人的弧线。

    灯光下,摆出任君采摘的何慕柳说不出的勾魂妩媚,终于勾起了余子清内心深处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邪火,身子起了一些邪恶的变化。

    何慕柳似乎也感觉到了余子清身子的变化,俏脸越发红艳,一对美眸水汪汪的,似若要滴下水来,喘气的声音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却对听觉有着一种销魂的冲击。

    余子清心里不禁暗暗苦笑,何慕柳采取的态度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余子清感觉到有种骑虎难下的窘迫,就此放手,岂不是说他真的没胆。可真要推翻了身下这个女人,且不说目前下丹田筑基未成,不宜破身,就算适宜破身,破身之后该拿身下这女人怎么办?如果是一个较为随便的女人,推倒也就推倒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只要你情我愿发生点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上次在燕京遇到的白领丽人李莉,余子清一眼就看穿她已经不是处女。那晚李莉主动邀请他上去喝杯咖啡,他真要上去发生点事情,事后她继续在燕京工作生活,而他继续在杭临市工作生活,那点事情也就那点事情,再没其他什么后续的意思。

    但何慕柳却不一样,以余子清的眼光不难出她的元阴未泄,仍然是个处女,而且这几天相处下来,余子清也看得出来她虽然不时会向男士们抛抛媚眼,撒撒娇,但骨子里却还是比较保守的。

    如果推倒,那绝对就是个问题了!

    “你喜欢我吗?”余子清没有松手,而是突然问道。

    何慕柳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当余子清突然问起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时,她的目中闪起迷茫神采,不过很快又恢复到原来眉目含春的妖媚,轻轻捋了下吹乱的发丝,回道:“不知道。”

    “那你还勾引我!”虽然明明不愿意惹下情债,但何慕柳这个回答却让余子清有些失落,忍不住抬手拍打了下她的屁股。

    啪!手掌打在何慕柳紧绷坚挺的翘臀上,在深夜里发出格外清亮的声音。

    “啊!”何慕柳措手不及之下忍不住低呼出声,俏脸一片红潮,被打的地方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竟感觉很是刺激。

    “啊,什么啊!连喜欢不喜欢我都没弄清楚,就敢勾引我。你以为我真是柳下惠吗?下次再敢这样勾引我,就没这么便宜了!”余子清狠狠瞪了何慕柳一眼,然后松开了手。只是松开手前,鬼使神差竟然又拍打了一下何慕柳的豪臀。

    那种柔软又很有弹力的感觉实在很销魂。

    “可人家也不讨厌你啊!再说过了今夜,还有下次吗?”何慕柳红着脸摸了摸屁股,幽怨地瞥了余子清一眼,说道。

    那幽怨的眼神,还有用纤纤玉手抚摸翘臀的动作,看得余子清真是痛苦,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就往酒店走。

    “喂,去哪里?”何慕柳追了上来,美眸依旧满是幽怨,犹豫了一下,玉臂还是伸进余子清的胳膊弯,轻轻抱在胸口。

    “回酒店。”余子清很干脆地道,他可不想憋着一股邪火跟一个女人,深更半夜在街上晃荡。再说刚才虽然最后时刻他凶悍了一把,但最终的结局还是说明他是个没胆鬼,这口气他余上仙咽不下去。

    “明天就回杭临了,我们再也不可能像今天这样一样,手挽着手走在街上了。就当我求你,再陪人家走走好吗?就像刚才一样。”何慕柳轻轻摇着余子清的手臂,低声道。

    何慕柳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态。说喜欢上身边这位男人,何慕柳觉得似乎还没到那种程度。但想起这几天的相处,想起在香港他大展神威,想起电梯里的暧昧旖旎,想起他任劳任怨地陪她还有吴敏几人逛街,想起今夜葡京赌场豪赌,再想起明天回到杭临市,两人就各奔东西,她心里就总感觉很是失落,总感觉就像一场美丽的梦终于要醒过来。

    刚才余子清突然来那么一招,她定定看着他时,心里真有种就这样把第一次献给余子清的想法,倒不是故意勾引,故意挑战他的胆量。何慕柳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胆的想法,或许是存着报答的心思,也或许是正如她所言并不讨厌余子清,也或许是她想在这段很不寻常的回忆里再留下重重一笔,也或许是余子清那好闻的男姓气息勾起了她压抑了多年的春心……

    这种莫名冲动的想法,连何慕柳本人都弄不明白就勿提余子清了。不过从何慕柳哀求的声音中,余子清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不舍。

    余子清不禁心里一软,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就像刚才一样静静走着,但心境却已经有了些变化。

    “刚才你是不是生气了?”何慕柳轻声问道。

    余子清没回答,说生气显得他小气了,但事实上他又确实有些生气。也是,任何一个男人被女人说没胆子,而事实证明他确实没胆时,心里难免感到受了一股子窝囊气。

    何慕柳见余子清不说话,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就像个温柔的恋人,几缕发丝被风吹乱,不时掠过余子清的脸颊和脖颈。

    “不要生气好吗?刚才我真的没有故意逗你的意思。知道吗,如果刚才你真提出来,我会同意的。”何慕柳轻轻说道。

    “那岂不是说我又错过了一次机会?真没想到我的魅力这么大,看来我要对我自己重新认识一下了。”余子清内心有些感动,但他不想表露出来,闻言笑道。

    “你的意思就是本姑娘魅力不够大了!”何慕柳立马狠狠掐了下余子清的后背肉,恨恨道。

    余子清闻言笑道:“不是你魅力不够大,而是我定力高。”

    “那还不是同个意思!”何慕柳又忍不住掐了余子清一下,说道。

    余子清一琢磨还真是同个意思,只好嘿嘿地笑了笑。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晚真的很谢谢你!”何慕柳突然像是良心发现似的,轻轻抚摸着刚才被她掐过的地方,柔声道。

    余子清笑了笑,道:“没什么好谢的,今晚主要是你运气来挡也挡不住,所以才能大赢,说起来我还沾了你的光呢。”

    男人就是少根筋,何慕柳白了余子清,张张嘴想说自己其实不是谢那件事,而是谢刚才他没有提出那个要求,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两人又走了好一阵子,余子清见时间确实有些晚了,再晚些回去肯定又要受审,于是道:“很晚了,我们回吧。”

    何慕柳不满地白了余子清一眼,道:“难倒我就这么惹人讨厌,老是嚷着回去!”

    语气虽然不满,但何慕柳还是顺着余子清的意思转身往回走。

    “我猜你的女朋友一定很美!”回去的路上,何慕柳突然说道。

    “我没有女朋友!”余子清回道。

    (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四章 离别前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