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20劣马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勖勉随冯敬恺去了连城,他的一部分工作暂时由欧阳民接手。

    欧阳民比敬煜还小一岁,这是冯国年给他机会锻炼机会的意思。他父亲欧阳诲是冯国年旧部,当年冯国年和姜振邦瓜分东北时,欧阳诲带着军队叛逃来他这里,令冯国年大为感动,引为知己。出兵连城时,欧阳诲的大儿子欧阳来是副将。

    敬煜本来应该进机械制造厂做工程师,他在美国学的就是军工。四太怎么说也不同意,一大家子在场听她嚷。在她看来,那是泥腿子学科,敬煜若做了那职位,就远离了政治中心,哪还有出头之日!叶妮娅哥哥正在机械制造厂里做工程师,四太早就潜意识里看不起她一家子,这一说出来,就是明明白白地指桑骂槐。

    叶妮娅倒也不能说什么,大帅却生气:“你自己听听,你说的什么话!阿辽沙是我最器重的人,让敬煜去和他一起干也是为他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敬煜的脾气,叁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应酬上的事他行吗?他从小又爱捣鼓机械的东西,造汽车才是他用武之地嘛!”

    四太脸上挂着泪,把脸一扭,哼道:“你说的好听!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学点爱学的,学什么专业不重要,回来自有你和他哥哥们教仕途经济。他哥哥们一个两个成市长了、管外交了、会打仗了,你现在要他去下车间和工人们混在一起?你不如把我们娘儿俩扼死干净!”

    冯国年一听,也觉得似有理亏。也因四儿子的专长,他一开始就设想他远离政治,专心技术。

    “他喜欢机械、有这个才能,这是最重要的。地位上,家里又不会短了他……他不适合政治。”

    四太又开始抽泣:“谁是一开始就会的?我算知道你这个老头子打的主意,本来孩子就不善言辞,这下好了,学了五六年机械,恨不得话都不会说了,你满意了?就任你捏圆搓扁!”

    一家人轮番劝四太,也是口到心不到。四太的意思是敬煜总还是该走仕途,但大帅不松口,旁人也帮不上忙。

    母亲这样大庭广众地撒泼,让敬煜脸皮阵阵发热,他拉了拉四太的袖子:“妈,不要这样,我就去机械厂挺好的。”

    “你这孩子!”四太恨铁不成钢地看他一眼,又去看冯国年。冯国年示意冯静宜上前,和敬煜一人扶一边,将四太扶了回去。他交代了一句“散了吧”,就往四太的房间去。

    四太正趴在自己梳妆台前抹眼泪,见他进来了,立刻挺直了身子。

    “四姨,您和爸爸好好说,不要伤了和气。”冯静宜本来在安抚她,见父亲进来就出去了。

    四太心里有气,看了一圈,抄起一个粉扑往冯国年那边砸过去。砸到了他胸前,在衣服上留下一块白印子。

    四太恨声道:“我的性格你是了解的。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我不是咒你,但你这样安排敬煜,万一你不在了,我靠谁?还是说——你打着让我给你殉葬的主意?你以为你是始皇帝啊。”一面说一面泪珠子往下掉。

    冯国年拍了拍身上的粉,拉了一个凳子坐在她旁边:“咱们家不会兄弟相残,你想多了。而且,我会给你和敬煜留足够的财产,实在不行你们出国生活。敬煜,是不是?”

    敬煜道:“那年姐姐姐夫去美国,爸爸就安排了。”

    四太惊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瞒着我?”

    冯国年叹道:“你这么七情上脸的,不瞒着你,瞒着谁?”

    四太还生了一个女儿,比敬煜大四岁,大名冯静烯。静烯二十岁时,爱上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小子,四太誓死反对,冯国年却顺从她的意思让两人结婚,条件是她们婚后去美国生活。趁着那次机会,他在美国开了一个账户。没几年,他就把敬煜送过去留学了。

    四太听他早就给两母子安排出路,心下稍稍满意,想想却又生气:“好啊你!我的儿女就不如别人的?都被你拿来排兵布阵!我有几年没见静烯了?你说说你哪里对得起我!”

    冯国年笑道:“好了。虽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但古语又说‘老而不死是为贼’。我过几年也就退下来了,打打杀杀的事,让敬乾敬恺来做,他们就适合做那个。我和你,到美国养老。他们要是容不得敬煜,敬煜也去。”

    四太终于破涕为笑道:“谁要跟你去,连英文都说不全。再说了,又不是只带我一个,至少六姨你舍不下吧?”又道:“看看静烯倒可以,她发电报说生了两个孩子了,我连一眼都没见过,不知道长得像谁。”

    冯国年说的一车子漂亮话,但他真的准备放权了吗?

    话分两头,冯敬乾每日工作繁忙,心里却说不出地烦躁。父亲给冯敬恺的头衔摆明就是在挑战自己,他有一肚子闷气要发泄而不得。打给方湄,她说:“别再打来,敬恺知道了。他气得半死,你再烦我,他就告诉大帅。”

    冯敬乾讥笑道:“你别哄我,你敢让他告诉大帅吗?”

    方湄道:“我不敢,不代表他不会。泥人尚有叁分脾性。”

    冯敬乾气极反笑,道:“哦?那你倒是说说,他这叁分脾性,究竟是作为哥哥,还是作为情人?”

    方湄轻笑道:“和您有什么关系?”

    冯敬乾说起话来已经不管不顾了:“没关系?是谁之前躺在我身下求着我要呢?”

    方湄乍一听此等无耻之语,不由得怒上心头。倏忽又冷静下来,不愿为此等人生气。她讥讽道:“我诚然不知道,待我回忆一番。我的确是要过,只不过是骑着要的。可惜那是匹劣马、坏马、没用的马,本姑娘没兴趣再骑下一回了!”

    方湄刚想挂断,就听冯敬乾说:“你想清楚,我珍视你,不敢对你怎么样,别人可就不一定了。”

    冯敬乾旧日嫖宿相辉楼,曾留下不好的名声。他在床笫之间,对女子是非常坏的。有女子曾被他玩得病了半个月。大帅从此不许他乱来:“传出去名声太难听了。”

    他不敢对方湄使那些肮脏手段,根本是顾忌大帅。什么玩意,也敢装深情款款!

    方湄愕然笑道:“你以为这可以威胁我?若被大帅知道,你就自求多福吧。你知道敬恺在我心里的分量,今后我不会再跟你有来往了,闹到大帅那里谁脸上都不好看。”

    方湄说着就挂断了电话,没听到冯敬乾最后的那句:“当了婊子就别立牌坊!”

    冯敬乾被挂断电话,怒火中烧。闭着眼坐在座位上养神,额头的青筋却只顾乱跳。

    未几,他打了一个电话到相辉楼老鸨那里。一番交涉以后,他点了一个叫程莹莹的女人。这名字是陈圆圆、李师师一路的,他觉得很好。

    他是这么问的老鸨:“有没有和方湄关系比较好,长得又漂亮的?”

    老鸨思来想去,自从方湄被大帅要了,就没朋友了。她照实说了。

    冯敬乾却追问以前。

    老鸨只得说小时候有一个女孩和她关系好,后来生疏了。

    冯敬乾便要她,老鸨犹豫道:“您确定,她可是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