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婆婆,我求你,我求求你……”林陌嘤嘤噎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要把我卖到青楼,我会努力替你赚钱,求求你……”

    “不是老婆子心狠,人家梅娘可是出了整整一百两白花花的银子,诚心想要买你回去。”

    “婆婆,”林陌拉着她的手,苦苦哀求道:“求求你,我会听话……”

    “混账!”一直站在那里冷眼旁观的梅娘,猛地一拍桌子,“黑字白纸已经签了,人银两兑由不得你这蹄子不愿。若再哭哭啼啼,领回去迎头就是一顿鞭子,老娘有的是手段,专门收拾像你这种不听话的姑娘!”

    “不,不要。”林陌拼命摇着头,如同受惊的猫儿般,一个劲儿地往六婆身后躲。

    六婆安抚着她,“好孩子,老婆子也舍不得,只是老婆子这儿庙小,实在是容不下你。”

    面前一人白面,一人红脸,两人一唱一和。若是寻常家的姑娘,必定心思慌乱,懵懵懂懂就被卖出去,可惜遇到了她。

    林陌眼珠一转,一头扑到梅娘身旁,扯着她的裙角哭啼,梅娘一手将她推了个大马趴,连带着桌子上的茶碗也摔成了几瓣。

    林陌从地上爬起来,捡起一瓣碎片,放在脖子上,恨声道:“既然你们如此相逼,我就死给你们看!”

    场上形势顿时逆转,两个婆子连声大叫:“不可!”

    谁都没想到平日里温驯的小丫头这般难缠,本想哄上她一哄,老老实实地不要生是非,倒不曾想她竟然刚烈至此。

    两个婆子见林陌粉面上浮出的决绝,心知她不是在说笑,这一瓷片下去,必定香殒当场。

    两人对视一眼,梅娘低声软道:“罢,也是我和这小丫头没缘,那买卖就此不作数,也幸得来时银子没带够,看来老天早有示意。”说完便是要走之意。

    林陌眼睛不错地瞧着梅娘走到门边,心头一松,拿着瓷片的手慢慢垂了下来。

    就在这时,六婆一把捉住她的双手,口中大叫:“快拿绳子,把这小蹄子绑起来。”

    林陌心知中计,死命挣扎起来,两个妇人使出吃奶力气,这才将她制住,捆了起来。

    六婆擦了一把额头因剧烈动作之后浸出来的汗水,“这蹄子还挺辣手,梅娘回去后可要劳心好好驯一驯。”

    梅娘不屑地瞟了瘫软在地,怒容满面,被丝帕堵住嘴的林陌,“再烈的胭脂马,到了老娘手里……”

    她眼睛忽然一亮,蹲下身从林陌衣衫下面拾起一块白玉,放在眼前仔细查看。

    越看她的面色越难看,最后黑成一块炭。

    “怎么了这是?”六婆见梅娘面色不佳,心知有异。

    “这玉佩是你的?”梅娘没理六婆问话,两眼盯着林陌急切道。

    林陌呜呜着。

    梅娘一把扯开她口里的丝帕。

    林陌大喘了两口气,这两个贼婆子,下手可真狠,差点憋死她。

    “快说!”

    “是我的。”

    梅娘眉头一蹙,握着白玉陷入沉思当中,几息之下便做了决定。

    她起身站起,把玉佩往六婆手里一塞,“老姐姐,这桩买卖就此作罢,这丫头妹妹收不了。”

    “怎么了这是?”六婆从来不知煮熟的鸭子竟然也能飞。

    这风月斋的梅娘可是瓮城里响当当的地头蛇,雁过都要刮下一层皮,什么样的姑娘她不敢收?!眼下竟然因为一块玉佩,把这到手的好货给推了,这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老姐姐,我多嘴劝上你一句,这丫头你打哪儿弄来的最好偷偷还回去,否则……”梅娘朝着脖子比划了一下。

    “难不成这蹄子还是什么皇亲国戚?”六婆愈发糊涂,“她爹就是乡下的一个酒鬼赌棍,怎么可能……”六婆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她一拍脑袋,“坏了,这丫头莫非是那醉鬼偷来的?!”

    六婆眼巴巴地瞧着梅娘,想要从她口中得一实信儿,可梅娘一脸不愿在此多耽搁,急着要离开的模样。

    到手的买卖可不能砸在手里,一百两纹银,这得要起早贪黑卖多少个姑娘。

    六婆抓着梅娘的手硬是不让她走,“当初我收这丫头时黑字白纸写得清清楚楚,她的卖身契在我手里,人就是我的,是发是卖都由我说了算,翻过天去也得认这个理。”

    “哎哟,我的老姐姐,这话我只能说到这儿。”说完梅娘扳开六婆的手,落荒而逃。

    六婆坐回圆凳,呆愣愣地看着林陌。

    林陌低着头,默声不语。

    “娘,怎么了?”

    门外候着的打手见老鸨匆忙从里屋出来,身后也没跟人,径直离去,急忙进来查探。

    六婆抬眼看到大儿子,这才缓过神来,指着林陌连声道:“快,把这蹄子给我关起来。”

    看着自家大儿子朝林陌走去,她心头猛地一紧,捏紧手中玉佩,又道:“等等。”

    “娘,到底出了什么事?”

    “去外面守着。”

    六婆大儿子一头雾水地掩门出去。

    自梅娘走后,六婆的一颗心七上八下始终落不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