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2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不远处有一间破庙,”还好这几日她借口练功,将周边探查仔细,忽然想起这茬,“若不嫌弃,我带你去那里。”

    林陌见陈幕黑着脸扮冰山,也不想跟他多废话,扶着他避开众人耳目,往破庙去。

    待她用尽全身力气将陈幕扶到破庙后,拿手扇着风,气喘吁吁地交代:“我去拾些柴火。”

    一切只为抱大腿!

    天色完全黑透,林陌抱着木材回到破庙。

    庙里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到,林陌小声叫道:“你还在吗?”

    陈幕哼了哼。

    什么人啊这是!哑巴吗?!

    林陌腹诽着认命地擦燃火折子,升起火堆,“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

    火光跃动,照得陈幕的脸晦朔不明。

    林陌硬着头皮继续道:“明日我再带食物来看你。”

    话音落下依旧未得回应,林陌朝陈幕浅浅一笑,拔腿就走。

    再不离开,她不能保证控制得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暴打他一顿的心情。

    陈幕默默看着火光照耀下小姑娘远去的背影,一直提在心口的那股气一松,噗地一口呕出大股乌血,随即晕倒。

    即便身处昏迷之中,陈幕亦不得安宁。

    黑影重重,刀光剑影,他看不清四周,时不时地被暗中袭来的剑气割得遍体鳞伤。

    他举剑还击,却软绵绵地落到空处,身上的血随着他的剧烈动作,流得愈发急。直到最后,他失去力气,躺在冰冷地面,颓然地喘着粗气。

    黑暗中,柔软的身体依偎过来,清冽的泉水涓涓地流进他干涸龟裂的身体。

    陈幕猛地睁开眼睛,晕天转地之间,他看见一张瘦削可人的小脸。

    陈幕默不作声地瞧着眼前蹙着尖尖月眉,给他喂水的小姑娘。

    寻常家里哪里寻得出这般绝色,刘勋成的手段愈发来得高。

    可惜败就败在让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当初他带着侍卫沐血奋战从包围圈逃离,冥冥之中被人驱使进了那家小院,遇到了她。虽然她面带惊惶,语气颤抖,可他看到她眼睛深处的那抹淡漠。

    他将计就计,送她龙玉,想要看刘勋成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随后他和属下汇合,安居在瓮城附近,耐心等待龙玉的出现,不料身边又出叛徒,将他行踪透露给刘勋成。

    他拼死厮杀,这才突出重重包围,不料再次遇到了她。

    刘勋成这厮,莫不是以为他真软弱无能到是他手中把玩的老鼠?

    陈幕冷笑。

    林陌被他带着寒气和杀意的目光看得莫名其妙,心下直打鼓:这人莫不是要杀人灭口?但他不是这种滥杀无辜的人设,莫非故事情节偏移导致他的人设也改了?

    她打了个冷噤,硬着头皮喂完水后,将他安置回稻草从里,语带抱歉:“我带了点吃的,你凑合着垫垫。”

    陈幕随手从怀里摸出个荷包,扔给她。

    “给我?”林陌捏着沉甸甸的荷包,一脸不可思议。

    陈幕不语。

    林陌打开荷包,里面黄灿灿的全是金子。

    “这怎么好意思?”林陌推辞。

    陈幕见她眼前一亮,嘴上却佯装推让,心头冷笑。

    刘勋成的人,果然跟主子一样,贪得无厌。

    不过眼下,他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急需休息,再无余力动弹,只得暂借她处避一避。

    他招招手,趁林陌凑过来正要问话的关头,拼出全身力气捏住她下巴,喂她吃下一粒丸药,低声威胁:“三日后,我自会给你解药。”

    林陌闻言登时火冒三丈,恨不得当即将他掐死。

    不过她实在搞不清楚陈幕给她服下的丸药是真是假,两相权衡之下,还是压下胸口轰然勃发的怒意,睁着一双水润杏眼,瞧着陈幕控诉:“你为何这般待我?”

    陈幕闭眼不语。

    林陌扔下荷包,转身刚要跨出庙门,却被陈幕开口叫住:“把钱拿走,弄点伤药。”

    被暖风一吹,林陌方才满腔的怒火消弭不少。

    人在墙下不得不低头,她拿钱办事,剩下的就是酬劳。从此以后,她和陈幕天远山高,再不相欠!

    拿定主意,林陌转身取回荷包,盈盈一福道:“多谢。”

    她冷眼瞧着痛得浑身发抖,却闭着双眼咬破嘴唇也不吭一声的陈幕,心里头油然生出一股快意,脚步轻松地回了小院。

    “姐姐,你去哪儿了?”二妞一见到她,小跑过来贴在她耳边轻声说:“张师傅找你。”

    林陌带上二妞,一起去找老张头儿。

    老张头儿正和王娘子商量事情,见她俩过来,便道:“明日你俩和我去镇上采买。”

    真是瞌睡遇到枕头。

    林陌正发愁如何才能脱身出去给陈幕搞点生血止血的伤药,在回来的路上,她几经权衡,最终还是决定和陈幕结一善缘。

    上次那块龙玉,解了她大忧。

    眼下这一袋金子,待到时机成熟时,亦能派上大用场。

    她林陌拿钱做事,自然会将事情办得漂亮,只是日后再要让她为其驱使,必然要付出更多代价。

    待到明日老张头儿要带上林陌和二妞去镇上采买之事传到众人耳中时,小红气得把手里的棉帕扯成了碎条。